papi酱谈人生排序引热议:父母口中的“孩子第一”其实是“自己第一”
2019-08-07 20:12 武志红  武志红心理文章

1

人的一生都在关系里,关系是人能在这个世界上生活的重要支撑。关系有远近疏离,但就重要程度而言是可以排序的。序位搞错了,成本高效益低,人活得累;序位搞对了,成本低效益高,人轻松。在《我家那闺女》中,papi酱跟好友焦俊艳谈独立女性人生最重要排序,引起一片哗然:

第一是:自己;

其次是:伴侣;

第三是:孩子;

最后是:父母。

自己>伴侣>孩子>父母

因为自己陪伴自己的时间最长,伴侣其次,而父母和孩子,他们都只陪自己一段时间,所以排在最后。听到这,现场的爸爸们坐不住了,焦俊艳的爸爸更是指着手说:

没有这样的,不可能自己第一!

而在场的子女一派几乎都把自己放在了第一位,焦爸爸坚持孩子第一,父母第二,自己不可能是第一,伴侣就更加靠后了。子女派和爸爸派几乎形成了对立。对立的不止排序,其中还夹杂了闺女结婚生子这件事。

这时大张伟忍不住插了一句话:您跟您女儿聊天(聊结婚生子这件事)的时候,你就把自己放第一位啊,您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别人。焦爸爸还在反驳:那是我的一个愿望,没有强加给她。这之后,沉默良久的袁姗姗爸爸开口了:我还是希望她能成家,如果坚持不结婚,那我也不逼了,只不过我到死都会有遗憾。

接着重复了一遍:很遗憾地走就是了。

这段话让在场的子女派听了非常恐慌。表面上允许了,实际上却是却是一记更重的施压。(这哪里是允许,这分明是用命在威胁孩子,可悲的是,而爸爸却不自知。)

所以在这里我们可以看到,爸爸们坚持的“孩子第一”,实际上还是自己第一。无论是焦爸爸的坚决反驳,还是袁爸爸的“带着遗憾离开”,都在偷偷暗示孩子——你要按照我的意志去活。他们或许觉得孩子是属于他们的,是他们可见的世界里最美好的一部分。但同时,大部分父母往往只能从行为层面了解孩子,而无法从更细腻更深刻的地方了解,这也是孩子在成长过程中,作为个体,并不愿意被包括父母在内的外人所了解的地方。因为那里私密、稚嫩,不需要被外人参与。父母如果不愿意承认,在这个事情上自己是外人,那么孩子就有点像自己养的宠物一样——到了发情的年龄就要物色交配的对象。或许大部分的父母完全不会有这样的感觉,所以乐此不疲。就像焦俊艳刚从上一段感情走出来,爸爸希望她能跟自己一起解决她的难题。焦俊艳却一下急得语速加快:我跟你说了并不能解决问题,反而你们每次都会问出更多问题,让我得到双份痛苦。

所谓“孩子第一”的生活方式,让人害怕。因此我们也不难理解,为什么子女那一派不想生孩子,因为作为孩子,不愿意走你们的路。

2

回到节目,大张伟一直坚持,伴侣必须是第一位。而令人吃惊的是,现场的爸爸,都把伴侣放在了孩子和父母的后面,还有一位爸爸,认为伴侣第三已经是很靠前的位置了。为什么会这样呢?或许因为,伴侣和自己已经是一个共同体,孩子才是可以承担自己中年焦虑甚至死亡焦虑的最佳人。

孩子早一天结婚早一天生育,你就早一天拿到对抗自身焦虑的东西,好像只要有一个遗传你DNA的新的生命诞生,你就可以永生一样。

但,真为孩子好,父母应该把伴侣排在前面。这样,孩子才有机会开心。

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孩子在最初是婴幼儿的时候,一直活在一种错觉里,自己是妈妈或爸爸最重要的人。直到有一天,孩子发现不是这样的,原来他俩(父母)才是一伙的,自己与他们融合的努力是注定失败的。与其白费劲,不如向外寻求属于自己的那个Ta。这时候,孩子才有可能走出去,发展Ta的独立自我。在一个健康的家庭里,孩子在成年之后挤不进父母的关系才是正常的。父母不是一天到晚和孩子粘在一起操心谈婚论嫁的事,而是把自己的生活安排得充实浪漫,如果有能力有本事,时常在孩子面前洒点狗粮,那或许才是让孩子羡慕的事。这时爸妈之间的互动,就是孩子发展亲密关系最好的榜样。谈到催婚这件事,这里必须代表被催婚的人对父母说几句:不要因为住在一起,你就可以进入我的私人空间,不要因为你们觉得我在你们的世界排第一,就可以对我的感情生活指指点点。

你以为我不想吗?不是谁都幸运到一到年龄就遇到那个对的人。

在我没有遇到对的人之前,你们说什么都是多余的;在我遇到对的人之后,你们说什么也一样都是多余的。我无语或反驳,都是对你们的尊重,你们如果也发自内心的尊重我,沉默是你们唯一的选择。别把你们的焦虑放在我身上,实在顶不住,你们可以去约个心理咨询,那样的话,比只是我我面前说道更有意义----至少对你们自己的人生更有意义。很多悲剧性的案例告诉我们:父母对这个事的“干着急”,只会让定力不够的子女进入“为了结婚而结婚”的状态,不过还好,因为离婚也不是什么大事。你们一直催是吧?好,那我结给你们看看,然后离了,这下你还催吗?

永远不要认为你年长二十几岁,你就什么都对,这事真不一定。

3

谈回人生排序这个话题,一个巧合是,昨天我刚好给公司内部人员做了一个团体体验——用即兴戏剧的方式去演绎了一个古老的话题:我和你妈掉水里,你先救谁?我们所演绎的是象征层面的内容,并不是说真的掉水里,而是危机关键时刻,你下意识选择,而这个选择就是你后半辈子要去承担的。在这个戏剧团体中,根据大家对话题的理解主动认领自己想扮演的角色,最初是:老婆、老公、老公的妈妈三个角色,后来大家觉得老公的爸爸也应该出现。

第一次演绎:悲剧发生

“老公”选择救自己的“妈妈”,任自己的“老婆”自生自灭。在这个家庭里,“爸爸”之所以不能救“妈妈”,是因为他去救“奶奶”了。“孩子”们随时面临没有“妈妈”的风险,所以成年之后也会首选救“妈妈”。这次的演绎发展为悲剧:每一代都去背负上一代人的责任,活得很累。

第二次演绎:悲剧延续

“老公”处在为难的状态:两头不落好,里外不是人。他想救老婆,但害怕妈妈知道他的这个选择,所以一家人都在场的时候,他不知道如何选择。作为“老公”的角色即希望满足“老婆”的需要(伴侣重要过妈妈),又无法忽视自己“妈妈”的需要(妈妈重要过伴侣),在左右摇摆中,越发让其生命中重要的两位女人失望。虽然“爸爸”在场,但三位角色的互动中,似乎不把“爸爸”考虑进来,就像他不存在一样。一直在舞台上被忽略的“爸爸”说话了:你去救你老婆吧,你妈有我呢。爸爸愿意看到孩子的伴侣在父母的序位之上,这个危机的局面得到了解除。

第三次演绎:结束悲剧

“老公”直接干脆救“老婆”:伴侣优先,皆大欢喜,谁的老婆谁来救!“老公”眼里只有“老婆”,同时他相信“爸爸”是有能力救“妈妈”的,就像自己有能力救“老婆”。“妈妈”有人爱,“爸爸”就在她身边。

为什么说把父母排在伴侣之前面是一个家庭的悲剧,从第一次演绎中可以看出来。当身为“老公”的男人,去“救”自己妈妈的时候,他的伴侣只能收紧与孩子的关系,孩子被妈妈抓住不放,是无法正常发展自己健康的亲密关系。因为发展新的关系,需要放下无人(爸爸)照料的妈妈。即便是本能驱使去追求伴侣,也会同时心怀对妈妈的愧疚。即使可以结婚生子,一样活在三角关系里,不自觉的把父母放在第一位。在新的一代人看来,就是重新走回当年爸爸放弃了妈妈,去“救”奶奶的路。

4

最后谈回节目,papi酱提出来的排序,引发的两代人的冲突,年轻一代的人,会越来越重视自己,这其实是一个好的、且也是不可阻挡的趋势。父母越是无法理解,越是要抓住孩子,孩子就越是想逃离。

在人的排序上,第一位的确是自己,也只能是自己。父母越说孩子排在第一,孩子越是无所适从。倒不如坦然承认自己借着“孩子第一”之名,行 “自己第一”之实。毕竟不是每个孩子都意识到,父母其实并不关心你和谁恋爱、结不结婚、生不生孩子,只是通过参与孩子的生活来处理自己的焦虑。父母,也是可怜人。孩子的可怜之处在于,无论嘴上多拒绝父母,Ta内心仍然希望自己忠于父母的愿望,接下父母的责任、成为父母期待的样子。然后他们在成为父母之后,不自觉地继续重复父母对待Ta的方式对待自己的孩子,直到有一代人能觉醒并有力量与其抗衡。而,父母们,你眼前的这一代人正在醒来,

你什么时候醒醒呢?

关闭窗口
 
辽宁工业大学大学生心理发展指导与研究中心@版权所有   制作单位:辽宁工业大学大学生探索网工作室
 
   
心灵故乡
 首页 | 心理测试 | 热点扫描  | 校园心情 | 心理训练营 | 在线咨询 | 咨询案例 | 倾心协会 | 心理图片 | 聊天室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