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抑郁病人7年的自白
2010-07-31 15:00  
    从2000年9月份到现在,抑郁症已经整整7年了,这期间我的生活曾经在抑郁症的影响下,生不如死;也曾有缓和的时光,暂时的看到了生活的美好。

    这7年,我曾天天思索着怎么自杀不痛苦;也曾一时冲动,在手腕上留下了一道永久的刀伤。

    这7年,我小心翼翼的经营着自己的这个秘密。7年后的今天,我有了个阳光的外表,和那依旧阴暗的内心。

    7年后的今天,我成功的考上了某211、985高校的硕士研究生;也就在7年后的今天,抑郁症又来了。

    我,依然是那样的一个我;生活,依然充满了阴霾。

    每天凌晨3点多,在某张床铺上,总会有个身躯开始翻来覆去的折腾,我望着黑黑的夜,心如乱麻;

    每天清晨,抱着严重睡眠不足而晕晕的头,想到又要上课,我恐惧;

    坐在课堂上,心里总是堵的慌,看着周围一个个认真的面孔,我却始终无法集中精神,即使只是看着课件,我却发现我失去了判断哪些才是重点的能力,总是觉得自己错过了些什么重要的东西

    背英语,一个单词,我也需要花比别人多多少倍的精力。总是有种莫名的不安,总是问自己“是不是字母又错了”?最终结果是单词依旧还是不确定

    是的,我丧失了学习的能力。我一直试图找出到底是什么负向能量在困饶我,但是经过这么多年单纯的压抑,它们藏的已经太深,我难以找出它们的踪迹。

    身边的人总能谈笑风声,身边的人总能很好的和周围打成一片,而我呢?我总是觉得被隔离在世界之外,我不愿这样,但是我却没有信心与能力改变这一切。

    我害怕生活,我不敢谈女朋友。 我希望能长睡不醒。

    每次回家,等待我的也绝对不是温馨,而一定是父母对对方的指责。在父亲家,说母亲怎么怎么不好;在母亲家,又说父亲怎么怎么坏。我怕回家。

    7年的抑郁症的生活,让我学会了即使内心如何翻江倒海,外表依旧可以谈笑风声,满脸笑容。

    看着校友因四级没过而跳楼;看着多少硕士博士跳楼,内心我羡慕,因为那样可以真正解脱,摆脱心理的折磨。

    但我又不甘,难道我十多年的书就这么白读了吗?我虽然留恋生活,但是我却难以接受抑郁症的再一次折磨了,我的心真的好累。

    礼拜五,是我和学校的心理咨询中心预约的咨询时间。虽然都说高校的所谓咨询效果都是不怎么样的,但是我还是想试试,在我因为心里的那种无名压力彻底崩溃之前,我要试过所有的方法,让我死的没有遗憾。

    穷人,是没钱去大医院正规的心理卫生中心的。

    记得还欠网络上某位心理医生money,拖了这么久,自己心里也挺过意不去。


    期待着礼拜五的心理咨询。

关闭窗口
 
辽宁工业大学大学生心理发展指导与研究中心@版权所有   制作单位:辽宁工业大学大学生探索网工作室
 
   
心灵故乡
 首页 | 心理测试 | 热点扫描  | 校园心情 | 心理训练营 | 在线咨询 | 咨询案例 | 倾心协会 | 心理图片 | 聊天室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