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远麦当劳邪教杀人案的心理分析
2014-06-11 15:36  

招远麦当劳邪教杀人案的心理分析 

5.28招远麦当劳杀人事件,看似是一场交际不成而引起的打架事件,实质是邪教徒疯狂的行凶。对于邪教组织,从来都是被国际和国家严厉打击的,但邪教组织拉人入教的活动从未中断,这是为什么呢?此次事件的邪教被称之为“全能神”的,邪教组织背后传教竟然利用人的心理,而那些邪教徒全都一种对全能自恋的痴迷!

 

邪教徒的心理就如婴儿一般,全能自恋

1990年,山西大同女孩杨向彬,因高考落榜而精神失常,成为一名精神分裂症患者。1993年,杨向彬却成了“全能神”教的“女基督”。
搜了很多资料,都说杨向彬是被邪教“东方闪电”创办者赵维山利用。但她有什么利用价值?她的价值很特别。作为精神分裂症患者,活在异想世界中的杨向彬从1991年开始写“神话”,并创造了一个成体系、有一定思想的神话世界,这个神话世界,有相当感召力。赵维山借用杨向彬的异想世界,为自己带来了无数信众。

杨向彬的异想世界为何会如此有感召力?因为,这是一个经典的心理现象。

设想,你在爬一个一米高的墙,但你失败了,掉了下来,这时你会怎么做?常见的选择是:你锻炼你的爬墙能力,等提升了,你继续去爬墙。这样做,那意味着,你是一个心智正常的人。你也可能会做这种选择:哼!这个墙太矮了,我才瞧不起呢,我要爬那个一丈高的墙!
这样做,那意味着,你经常使用自欺欺人的方式,来处理自己的受挫感。最可怕的,是这样的逻辑:爬墙失败这件事根本没打击到我,因我发现,我是全知全能的神!这样做,就意味着,你是一个精神病人。或者说,你突然间退行成了一个几个月大的婴儿。因早期婴儿的心理世界中,最重要的心理,即全能自恋。

婴儿都觉得,世界该完全如他所愿。

全能自恋,是每个人在婴儿早期都具备的心理,即婴儿觉得我是无所不能的,我一动念头,和我完全浑然一体的世界(其实是妈妈或其他养育者)就会按照我的意愿来运转。如果光有这一部分,那么全能自恋也没什么,只不过是一种妄想罢了。

但是,全能自恋,同时会伴随着可怕的无助感、暴怒与被迫害妄想等。即,当全能自恋受挫的那一刻,你会体验到自我和整个世界都破碎了,随即陷入似乎根本不能动弹的无助感中,这种无助感你一点都不想体会,于是立即变成暴怒,转而攻击那个破坏你的全能自恋的人或物。最好是,弄死那个破坏自己全能自恋的人,这样就可以证明,自己对这个人还是可以为所欲为的。并且,你会觉得,那个人或物,是恶魔,是专门来害你的。由此,就可以懂得,5月28日,山东招远市一家麦当劳发生的恐怖杀人事件的凶手们可能的逻辑。

这个邪教的名字就很有说服力——全能神!很可能,这个教众的创始人、女基督和忠实信徒,心理都还处在婴儿早期水平,是活在全能自恋中。全能神教,很多人都觉得是第一次听到,但我留意过其新闻,两年前左右,他们的高层被一窝端,而杨向彬和赵维山,在日本人的帮助下逃到美国。那时就看到相关新闻报道称,其“女基督”是高考失败,然后变成了“神的代言人”,当时我还给朋友讲这个故事说:你看,她是承受不了高考失败的挫折,退行到婴儿的无所不能的幻觉中了。

 

巨婴:中国式各怪现象

退行,是弗洛伊德发明的词汇,用来解释这一种心理现象:在相对高级的心理发展阶段,遭遇了不可承受的挫折,于是退行到相对低级的早期心理发展阶段,寻求那一阶段的心理安慰。

经典的退行如,感受到焦虑时,狂吃东西,这就是退行到母亲的乳汁里,寻找最早期的一种安慰。不过,妈妈的乳汁,还不是最早期的安慰,最早期的,是全能自恋,毕竟不是谁都吃过妈妈的乳汁,但谁都可以想象自己是无所不能的。

全能神教,或类似邪教,在中国很容易有市场,因为,需要退行到全能自恋的人,太多了。太平天国、义和拳、普通的物质传销和精神传销,很容易在中国大行其道,原因就是,他们的全能自恋游戏很容易诱惑到大众。中国的各种经典社会现象可以用一个比喻来解释无数中国式的现象。这个比喻即,巨婴。关键都是,当事人都是心理滞留在婴儿水平的成年人,可称为巨婴。

巨婴有很多可怕的心理,如偏执分裂、非黑即白、你死我活、你我部分、把想象等于现实等等,而其中最原始,也最可怕的,当属全能自恋。必须说明的是,成年人的全能自恋,是非常有杀伤力的,这会导致一个人将其他人和万物都当做自己的棋子来对待,而不能将对方视为生灵,但这种心理,其实是婴儿早期都具备的心理。

想象一个不足六个月大的婴儿,他简直是什么能力都不具备,他简直不能独自解决任何事情,但这时的婴儿,却觉得自己是无所不能的。是啊,他一动念头,和他完全浑然一体的世界就会按照他的意愿来运转。婴儿早期时,他们的全能自恋必须得到相当满足。因为,若不能被满足,那意味着,他们立即就会陷入可怕的、完全无能为力的无助感中。想象一下就会知道,若无大人的帮助,婴儿连一只苍蝇都对付不了。
所以,好的养育者,特别是妈妈,对于一岁前(至少要保证六个月前)的婴儿,要给予无微不至的照顾,及时且敏感地满足婴儿的各种需求。这样一来,婴儿觉得自己真像是全能的,一饿,就有妈妈的乳房;一冷,就有妈妈的怀抱;一笑,就有妈妈传来的喜悦……完美的照顾当然不存在,即婴儿的全能自恋不可能得到全部的满足,但足够好的照顾,可以让婴儿大致获得一种整体性的感觉:我基本可以掌控我的世界。这种感觉获得后,就可以承受一些不被满足的时刻了。

但若婴儿严重没得到满足,那么,婴儿就无法形成一种整体的掌控感,他们就会滞留在全能自恋的原始心理中。虽然中国大人总宣称多么重视孩子,但在我的观察中,中国家庭对婴儿的忽视,是极其普遍,且程度相当严重。也就是说,这意味着太多人——在我看来是多数国人,在婴儿早期严重没得到满足,于是他们都在相当程度上滞留在全能自恋的心理中。

心理学家哈洛的实验证明:养育孩子时,情感依恋重于物质满足。

灵性修为很高的人,貌似有点全知全能;而精神分裂症患者,也有全知全能感。这两者有区别吗?有。一眼可知的区别是,前者没有被迫害妄想,而后者有。我见过几个有全知全能感的人,他们自称开悟,也的确有一些非凡的见解,和一些真假难辨的本领,但他们同时都有被迫害妄想,而且无一例外都说遭受了国安的监视,有一个甚至觉得全世界最厉害的特工都在监视他。

 

全能自恋是一种藏在人心中的东西


一个人的生命能量流向两部分,一部分是自体,即自己,一部分是客体,即别人乃至整个世界。美国心理学家科胡特说,你如何看待自体和客体,这构成了四个等级。

最好的等级,是自信和热情。自信,即生命能量能自然地滋养自己,相信自己能做成自己想做的,同时很靠谱;热情,即生命能量能流淌到其他人或事上,能滋养对方。

其次的等级,是自大和对客体的理想化。自大,即觉得自己很了不起,但缺乏事实的支持,不过还是有一些支持;理想化,即很容易把自己崇拜的人理想化,但不会觉得他是全能的神。

较差的等级,是疑病和宗教性的恐惧。疑病,是自体虚弱的一种在身体上的表现。宗教性恐惧,即,还能对客体产生一定好感,但总觉得好客体严厉而苛刻,自己必须倾尽所有,才能获得其认可。

最差的等级,是自恋妄想和被迫害妄想。自恋妄想,即觉得自己就是神,自己无所不能,这完全缺乏现实基础;被迫害妄想,即觉得外部世界有一无所不能的超牛逼之人,构建了一个体系,系统性地迫害自己,而这也缺乏现实基础。

杨向彬,从高考落榜,到最后成为“女基督”,她的自恋水平是最低级别的,即直接诉诸于“我是神”这样的自恋妄想,而同时,这样的宗教,对外部世界的态度,也是带着被迫害妄想的,所以,会对不信他们宗教者有很高敌意,特别是对背叛者,他们是极其无情,因背叛者,是对他们自恋的最大攻击。

全能自恋的破坏性,在全能神教和其教众制造的“5·28惨案”中有最极致的展现,而普通一些的全能自恋,则在我们的生活中很常见。明明是巨婴,但却扮作全能的神。普通成年人容易见到的全能自恋中,可归为两点:一是我无所不能,所以我不能拒绝你任何要求;二是我无所不能,所以你也不能拒绝我任何要求。

咨询中和生活中都发现,很多强人,其实是滞留于全能自恋心理的巨婴。他们从小不能从父母那获得支持,内化父母的强大到自己心中,并对父母产生信赖和依恋,而是从小就学到,一切要靠自己。这样的强人,在事业初期和中期,会有非常理想化的目标,这份理想化会驱使他们取得很大成功。但是,仔细品味,或聆听这些强人的心声,就会发现,他们觉得自己简直像神一样,可以满足自己家人和员工的一切要求,不管是否合理。这会导致他们容易有非常不切实际的目标,并且因不能拒绝别人的要求,而活得非常得累。并且,他们只能活在理想化的想象中,而现实必定是有很多不完美的地方,于是,为了让自己保持住理想化的想象,他们会逃避和否认现实中的问题。譬如,他们不愿意做管理,不愿意做好财务,因这些细致的工作都必须基于现实,且,管理和财务也意味着,他们也得遵守这些东西,这会让他们感觉自己受到了束缚,于是破坏他们的全能自恋感,所以,管理和财务,容易成为他们的敌人。

作为一个活在全能自恋中的巨婴,这一刻,他真的是相信他可以像神一样满足你一切需求,而你也恰好相信有这样的神存在,那么你和他就可以构建出一个奇特的链接了。这时,他的暗示,会有创造奇迹的可能性:你绝对地相信他的说法,这份绝对信任,不可思议地调动了你自己的一些资源,于是奇迹发生,但这因为是你绝对相信的结果,而你却认为,是他创造的。这个例子,貌似有些罕见,但农村里跳大绳的巫婆和神汉们,我觉得多有这个特质。别觉得这种心理离你太远,实际上,传销,无论是商品传销、资本传销还是灵性传销,也都可以看到这一逻辑:主导者说,我们可(像神一样)轻松活得巨大成功。主导者若是有意识地骗,那么不易活得奇迹般的成功,但若他们恰好是有全能感的巨婴,将这些想象当事实来讲,那他们就会有神奇的感召力,会唤起其他巨婴们的全能感,和他们一起去做一场宏大的幻梦。巨婴遍地,是传销在中国盛行的基础,也是各种邪教在中国很容易成功的基础。所以说,全能神,不是杨向彬、赵维山和张立冬们的专有,而是一种普遍藏于我们内心的东西。

王阳明说:破山中贼易,破心中贼难。破获“全能神”邪教,该是司法体系,这一点很重要的,而更重要的,是我们一个个人的自我的成长,这可以破解我们心中对全能自恋的执着。(文章来自:新浪博客,文/武志红)

【心灵咖啡网微信账号:psycofe】

关闭窗口
 
辽宁工业大学大学生心理发展指导与研究中心@版权所有   制作单位:辽宁工业大学大学生探索网工作室
 
   
心灵故乡
 首页 | 心理测试 | 热点扫描  | 校园心情 | 心理训练营 | 在线咨询 | 咨询案例 | 倾心协会 | 心理图片 | 聊天室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