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不在我!真的。”当自我辩护成为习惯
2014-05-14 15:11  

“糟了,项目出问题了!”当你看到同事一脸惊慌地跟你小声耳语时,你的第一反应是什么呢?“错不在我……”是不是猜中了你的心思?这太正常啦,人类的本能反应就是遇到问题时,推卸责任,尽力为自我辩护。因为自我辩护能够维持我们的自尊,让我们白天有自信,晚上睡得安稳。否则,我们整天会为自己的不当选择或做法纠结不安、苦恼万分,比如是否选对了职业?是否选对了另一半?房子买得是否合适?

 但,当我们遇到问题总是不假思索地为自己辩护时,就像美国的社会心理学家卡罗尔·塔夫里斯和艾略特·阿伦森在新书《错不在我》中所说的那样:“会阻碍我们看见自己的错误,更别说改正错误;会使爱人、朋友间的嫌隙加深,使自己陷入人际关系的泥沼中不能自拔;会让我们无法摆脱坏习惯,变成一个不负责任的人……”

认知失调的结果


一向低调节俭的韵梅自从卖掉了自己的捷达,在别人的鼓动下倾囊而出买了辆奔驰后,行为就变得古怪起来。她开始批评朋友的车:“瞧瞧,你那车太不安全了。怎么还不换车呢?万一遇到事故怎么办?我这奔驰就放心多了。”在韵梅看来,虽然目前有房贷要还,孩子上学也要花不小的一笔费用,买奔驰的确有点冲动,“但我辛苦了这么多年,也该开一辆好车了,而且它十分安全。”

总是为自己的行为辩护,不愿意承认自己有错,在卡罗尔和艾略特看来,自我辩护的原动力源于认知失调。“只要一个人同时拥有心理上两种不一致的认知(想法、态度、信念、意见等),就会出现紧张矛盾的状态。认知失调是导致人们将自己的行动和决策,尤其是错误的行动和决策合理化的力量。”就像抽烟的人都有“吸烟不利于身体健康,会致癌”的常识,当一个人习惯了一天抽2包烟,假设这个人戒烟失败了,那么他/她就会通过以下方式来减少失调:让自己相信吸烟的危害并没那么大,或者让自己相信承担吸烟的风险是值得的,比如吸烟可以帮助自己放松或防止肥胖。“认知失调会令人焦虑不安,因为当人们持有两种相互矛盾的看法时,其中难免会充斥着荒谬。”这也跟法国存在主义文学的领军人物阿尔贝·加缪的观察不谋而合——人类是用尽一生来证明自身不是一种荒谬的生物。

韵梅之所以会劝朋友换一辆好车,正是因为自己认知上的不一致:之前认为车只不过是代步工具,现在却倾其所有买奔驰。如果能劝那些“小气”的朋友也买一辆,就会感到更加心安理得。合理化自己的认知失调,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就像Linda 明知客户请自己打高尔夫会影响到最终招标的公正性,但她会自我辩护:“只是打了一场球而已,算不上是工作中的违规行为。”通过自我辩护来尽力消除那些动摇自我价值感的认知失调,我们都在不知不觉中做着这样的事情。

自利性记忆的偏差


有时候我们为自己的错误行为辩护,除了认知上的不一致,我们的大脑也会虚构出免责的种种理由,不断强化自己是聪明、有德行、不会犯错的。

美国曾经有一个关于夫妻做家务的著名研究,当研究者询问丈夫和妻子分别承担了多大比重的家务时,妻子们会说:“你在开玩笑吗?我几乎承担了所有的家务,至少是90%。”丈夫们则会说:“实际上,我做得更多,大约40%。”尽管不同的夫妻说出的具体数字不同,但其总和都会较大幅度地超过100%。这不能不让人联想到夫妻中至少有一人在撒谎。

卡罗尔和艾略特认为:“在有意识地撒谎去欺骗他人和无意识地自我辩护以欺骗自己之间,存在着一个令人着迷的灰色地带,这个地带是由记忆这个不可靠的、自利的历史记录者来掌控的。记忆往往会受到自我助长偏见的粉饰和影响,这种偏见会使得过往事件的边缘变得模糊,让罪过变轻,令真实的一切出现自利性扭曲。”而且“我们通常对自己的认知都要比别人好,比如大部分人都认为自己比一般人善良,比其他员工更努力。”积极心理学家汪冰说。

事实的确如此,想想看,当我们跟别人诉说自己的委屈时,从我们嘴里说出来的都是别人的不是,我们记住的都是有利于自己的证据。就像在外企做公关的安妮被告知工作出现差错时,她的理由永远是:“我确信自己签字的时候是对的!肯定是后面的哪个环节出了问题!”“我从来没犯过这样的低级错误,肯定是对方听错了!”

有时候,虽然我们知道自己做错了一些事情,但渐渐地我们会认为那并非全是自己的错误,毕竟当时的情况是复杂的,我们开始低估并推脱自己的责任,直到原本巨大的责任变得渺小。不久我们便可以说服自己,发自内心地相信自己的所作所为是对的。正如伟大的哲学家尼采所言:“‘我已经那样做了’,我的记忆说;‘我不可能那样做’,我的自尊犹豫不定地说。最终,记忆屈服了。”

当自我辩护成为惯性


无论是认知失调还是记忆出现自利性偏差,我们之所以会为自己辩护,在心理咨询师张沛超博士看来,都源自对未知惩罚的恐惧。“一旦人承认自己有错,接下来就要接受惩罚,而且可能惩罚很严重。如果就我一个人承认错误,其他人都不承认,那所有的错不就全成我一个人的?我又要负起多大的责任呢?”

当一个人总是推卸责任时,无论是在职场,还是家庭,都会带来很大的麻烦。比如领导总是为自我辩护,推卸责任,就会丧失威信。当下属发现自己做得越多错得越多,长期得不到认可,也就失去了做事的动力和积极性。“在人际关系中,如果一个人习惯了自我辩护,在人群中总想占据有利位置,总想赢,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就变成了输赢关系,而不是双赢关系,就会变成一个不受欢迎的人。”汪冰说。

在婚姻关系中也一样,自我辩护既能令婚姻美满,也能够拆散婚姻。在卡罗尔和艾略特看来,误解、冲突、人格差异甚至吵架都不是爱情的杀手,自我辩护才是真正的爱情杀手。当然,一些夫妻离婚是由于一方暴露了自己的不忠行为,或者一方再也无法容忍或者忽略对方的暴力行为,但绝大多数夫妻离婚,都是长期的累积所致。这样的夫妻都以滚雪球的方式责备对方并为自己辩护,总是盯着对方的差错,对自己的优点、态度和行为方式极力辩护。双方都认为自己是正确、合理的。自我辩护最终会导致其中一方面对另一方的哀求无动于衷。如果其中一方不只是为了自我辩护而去责备对方,而是首先考虑到对方的感受,会更有利于关系的改善以及自我的完善。

敢于承认错误的人更美


尽管自我辩护会给人际关系以及自我的发展带来很大的障碍,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遇到问题时不要进行辩护。只是当我们发现关系出现问题时,当自己成了不受欢迎的人时,提醒我们可能是过度的自我辩护导致的结果。

因为我们都是自我辩护的高手,“但最可怕的就是对此没有觉察。”汪冰说,“当我们把所有的遭遇都归结于外在的时候,就缺少了内在改变的反思的机会,这是最大的危险。”但改变自己长期以来一贯坚持的行为方式绝非易事,就像人力资源总监张岚也是经过慢慢地觉察和理解才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我以前遇到问题也是经常为自我辩护,常说常有理。但事实证明抵赖是没有用的,而且会让事情变得更糟。早一点找出错误在哪儿,再去改正,是比较明智的解决方法。现在有时也会自我辩护,但事后知道自己错了,就会反省自己不要继续犯错。”在汪冰看来,承认自己的脆弱和错误也是让人想接近自己的一个很重要方法。

有人说最严重的错误莫过于不觉得自己有任何错误。因为在大家的观念中,错误就是愚蠢的代名词。其实,“尝试承认错误,你会发现没有自己想象得那么严重,而且你对自己会有更多的接纳。而能接纳自己会犯错,接纳自己对世界的认识是有限的,就不会急着为自己辩护。”汪冰说。

方法论:3个方法打破自我辩护的惯性模式

■ 建立觉察

闻、思、纠。先听,有这样的一种错误;接着思考,面对这样的错误自己会怎么办;经过思考,再碰到这样的事情就会有不一样的反应。

■ 反思自己的第一反应

不妨回忆下,当别人说你不对的时候,你的第一反应是什么?这件事真的不是自己的问题吗?这样的反思,有利于打破自我辩护的惯性模式。

■ 请求别人反馈

通常自己是自己的盲点。一个善于自我辩护的人是不会主动征求别人的反馈意见的,因为问人意味着危险。

[原文链接]

[心灵咖啡微信号:psycofe]

关闭窗口
 
辽宁工业大学大学生心理发展指导与研究中心@版权所有   制作单位:辽宁工业大学大学生探索网工作室
 
   
心灵故乡
 首页 | 心理测试 | 热点扫描  | 校园心情 | 心理训练营 | 在线咨询 | 咨询案例 | 倾心协会 | 心理图片 | 聊天室 | 联系我们